夹缝中 春秋航空定增40亿扩张

2017-10-10 10:21

  2017年3月29日,王煜接替父亲王正华,出任春秋航空董事长。即便在超过70岁的高龄,王正华也依然是凌晨三四点起床,在运营数据发布的第一时间查阅并批示。

  这些数据包括客座率、航线利润收益排名、飞机利用小时、安全、准点率等,航空公司的生意是辛苦活,无论哪一项出现异常,都可能导致公司整体业绩大幅波动。

  据观察,紧随国航、南航的涨价步伐,春秋航空7月份的部分航线%左右的上涨。

  “七八月份暑期旺季价格,反映了市场的供求关系。”春秋航空宣传部长毛懿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,“人民币升值将逐步刺激境外出游需求,春秋航空受益于此边际提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弹性更大。”

  根据2017年8月24日春秋航空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稿,春秋航空将定增募集不超过40亿元,购买10架空客A320飞机和1台,在募集资金到位前,公司将根据实际进度,用自筹方式先行支付款项,资金到位后再替换先期投入资金。

  截至2017年8月,春秋航空的机队规模已经从66架扩充到了74架,到年底将达到77架。

  “廉航有前途。民航大众化使很多低收入旅客进入市场,廉航低成本、低票价可以吸引大批旅客,实现低价格、低成本、高运量。”中国民航学院教授李晓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早晨8点,王煜走进由旧宾馆而来的春秋航空上海总部,来到仅有10平方米的办公室。

  “钱一半是赚来的,一半是省来的。”王正华曾说。春秋航空定位是廉价航空,也就是用各种办法降低航空公司运营成本,拉低每张机票的成本价,从而降低票价,参与竞争。

  降低成本的办法,包括机队采用统一的320飞机,降低配件维修成本,拆掉320座舱后部的厨房改成座位,增加客座率,尽量减少空余,减少在地面上浪费的时间,增加飞机从抬轮到降落的空中运输时间,公司甚至一度喊出“飞机卖站票”的口号。

  “航空业成本随着飞机越来越大而降低。”李晓津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,也就是说,每次飞行起降能运送的客人越多,成本越低,一方面是座位数要多,另一方面是客座率要高。

  春秋航空的320客机被拆掉了厨房,座位数被增加到186个,根据计划,春秋航空还将在2019年引进321飞机,座位数高达240个。

  2017年以来,原油价格趋于平稳,叠加人民币升值因素,使航空业的外部改善,“(春秋航空)去年以来的各种影响在今年慢慢消化,从一季度到现在都是慢慢往上走的趋势,对全年业绩超去年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王煜8月份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  2016年10月泰国国王驾崩,全国国丧期间停止娱乐活动,2017年韩国不顾中方反对,部署萨德反导系统,这一切都导致春秋航空往返于泰国、韩国的320客机客座率严重下滑。

  2015年赴日本旅游需求突然爆发,春秋航空布局较早,获得巨大收益,叠加低油价的,当年春秋航空净利润同比增长50.18%。但随后,竞争者不断进入,春秋航空日本航线的客座率和票价水平,持续下滑。

  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春秋航空净利润的增长。财报显示,净利润增速方面,春秋航空在2016年中报为19%,但到了2016年年报就变为-28%,到2017年中报依然是-25%。

  “周边国家低价航空公司的竞争,亚航、日韩等公司增长非常快,我们还太小。”当被问起最担心是什么时,王煜如此回答。

  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公司是亚洲第一家低价航空公司,机队规模为190架左右。2017年5月,亚洲航空宣布与中国光大集团、河南省签署备忘录,三方将合资组建亚航中国分公司,总部在郑州。

  而截至2016年底,春秋航空的机队规模为66架,吉祥航空为56架,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为623架,南航则为702架。想要参与竞争,唯有不断扩充机队规模。

  “竞争压力不小,但机会大于挑战。春秋航空将注重旅客核心需求的服务,注重高安全性和高准点率。春秋航空将作为中国低成本航空的代表,积极应对国外公司的竞争。”毛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“航空业是强周期行业,牛市必配,航空运输指数2007年牛市涨幅近10倍,2015年牛市涨幅4.4倍,都超过大盘。”深圳某私募基金经理周冲(化名)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的国内航线年8月期间,指数从103左右连续上涨到最高127.7,如果把指数变成一条曲线年以来,这两个时间阶段曲线的波动幅度最显眼。

  “短期内行业的飞机数量座位数是固定的,但宏观经济转好催动商旅及个人消费需求,促进行业客座率上升,同时价格上涨。”周冲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2017年4月1日,根据民航局调价通知,机场内航内线%左右,取消旅客服务费优惠等。

  飞机票方面,民航局和发改委在2014年12月下发通知,把101条航线的定价,从定价的模式,改变为实行市场定价;2016年12月,进一步放开客运价格,800公里以下航线公里以上与高铁形成竞争的航线票价,交给航空公司自主定价。

  目前,中国民航市场约有1500条航线是由定价,飞机票全价票的价格几乎没有调整;另外700条左右的航线价格是由市场定价。上海飞为定价航线元,杭州飞为市场定价航线元。

  除了价格和需求,由于行业属性的原因,航空公司碰到原油价格和汇率波动,利润也是难免上蹿下跳。

  2016年底到2017年上半年,国际油价从40美元之下上涨到超过50美元,使得航空公司的净利率集体下滑,从2016年半年报到2017年半年报,南航从5.76%下降到4.59%,国航从6.46%下降到5.72%,春秋航空从18.72%下降到10.94%。

  另外,由于航空公司从国外买飞机,需要支付美元等外币,美元负债规模巨大,但航空公司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国内,赚的是人民币,因此业绩和经营受到汇率波动影响。

  根据2016年年报折算为人民币,东航外币负债规模为529亿元,国航为522亿元,南航为495亿元,春秋航空为41亿元,吉祥航空为42亿元。据测算,人民币汇率每波动1%,对南航、国航的净利润影响超过2.5亿元,但对于春秋和吉祥,仅影响600万元左右。

  对于未来的原油价格,张超认为,核心在于需求,尤其是美国需求,预计未来原油价格趋势下行;人民币经历了半年的升值,近期会转而下跌,未来双向波动。

  2016年12月,在一次采访中,时任董事长的王正华曾坦言:“春秋航空国际化的道起步早,但是近几年步子迈得大了点。”

  2016年,春秋航空的可用座位公里数(ASK),国际部分增长了39.07%,国内增速仅为3.6%,而2017年1-8月,国际部分同比增速为8.77%,国内增速为39.67%。

  行业中,春秋航空的国际航线年底,春秋航空的国际航线%,相比起来,吉祥航空仅为16%。

  “春秋航空的提价空间最大,距离行业平均还有很大空间。”周冲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据统计,春秋航空具有最低的行业平均票价,为576元,相比起来,吉祥为717元,国航、南航都超过1000元。以客公里收益来衡量,春秋航空为最低的0.32元,其次是吉祥为0.44元,国航、南航都超过0.5元。

  “春秋2017年客座率下降就是为了换取票价的提高。”周冲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但是,毛懿却否认这个判断,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:“2017年上半年客座率略有下滑是因为两大原因。一、由于中韩局势变化,导致中航航线客座率下滑;二、春秋航空在扬州、宁波等国内投放新运力,客座率的表现显示正处于航线培育初期;随着国内航线运营不断深入,客座率的表现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“公司的定价方式将遵循市场供需影响。”毛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从整体趋势来看,十多年前八成是公务出行,今天60%的是个人出行市场,个人出行的市场越来越大。低成本航空将成为出行的主流趋势。目前,低成本航空在中国市场占比仅8%,和欧美市场,2-3小时航程绝大部分市场已被低成本航空占比相比,市场前景比较广阔”。